搜尋此網誌

星期二, 6月 16, 2009

半夜兩點的一段對話

其實我都是扮演聽的角色啦,只是聽著聽著不禁想到,每個人似乎都要經過一段痛苦的体驗,才能知道自己要什麼。
只能說真希望我早點出現~
張貼留言